严规之下,哈尔滨村屯仍有“缺口”
  来源: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 作者:《生活报》记者 丁燕 赵政府 张立
2020-02-10 08:50:11

疫情防控工作仍处在关键时期,黑龙江实行了更加严格的“关住门、管住人”措施,减少聚集性病例发生。

连日来,哈尔滨广大农村地区也迅速启动网格化、地毯式管理,实行只设1个进出村路口,专人把守严控非本村人员进入等有效措施。

近日,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虽然各地都在积极防控,但部分村屯的情况仍令人担忧。

8日,根据村民反映,记者就防疫情况走访了哈尔滨香坊区幸福村、民主村、民主屯和成高子镇,以及松北区王玉屯、万友村等地。调查发现,这些村屯都进行了封闭管理,但是部分村屯存在“进村入口无人值守”“进村镇人员测温不到位”等情况。

香坊区幸福村

铁杆封路无人值守

拦得住车拦不住人

8日10时许,记者驱车来到幸福村。当地已用铁护栏把村子封闭,铁杆上还悬挂了关于防疫的标语条幅。然而,此地虽有铁杆拦着但无专人值守,车辆无法通过但行人可步行进入。13时许,记者再次来到幸福村发现仍然无人值守,来往行人绕过铁杆直接可以进村,记者试图进入也无人阻止。

几位进出的村民告诉记者:“这几个铁杆就是摆设,没人看管,更别说登记、测温了。”采访中,一位自称村委会的人表示,他们是流动巡逻,值班的人刚走过去。

香坊区民主村

栅栏封村无人看守

村民说更应管住人

8日11时许,记者来到民主村。村子的门牌坊处用两根钢丝绳拦住,在进村路上,还有一段一人高的栅栏封路,但里外都无人看守。一位村民说,车辆不让进入了,但是人员管得不是那么严格。村民希望不仅要关住门,更应该管住人,才能把疫情控制住。12时30分许,记者再次来到该村。村里广播在反复播放疫情宣传语,要求外来人员进行登记,但观察了十多分钟,未见有人对外来入村人员进行管理。

更令人担忧的是,在栅栏左侧的宣传栏处有个缝隙,身材较苗条的人可以自由进出,且地面已踩出一条路的痕迹,明显多人从此经过。记者也试图从栅栏缝隙进村,也无人阻止。

随后,记者来到民主屯。入屯口堆了1米多高的雪堆,村路上安装了1米高的栅栏,但仍然无人值守。记者在此逗留观察一阵,并没有人员出来询问。

香坊区成高子镇

设卡劝返外来车

人员测温不到位

8日11时40分许,记者由哈成路前往成高子镇发现,进镇口已经封闭。交通部门、民警等在现场执勤,禁止外来人员进入,确需进镇的人员需进行登记。在此期间,记者看到20多台外来车辆被劝返,其余车辆检查后放行,但执勤人员未对车上人员测温。当记者询问为何不测温时,执勤人员表示“测温人员进屋吃口饭,待其回来后便开始逐一进行测温”。

松北区王玉屯

部分中老年人遛弯不戴口罩

8日10时许,记者在松北区王万铁路桥下与003乡道交口处看到,这里设立了疫情检查点。两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进行询问和登记后予以放行。

随后,记者来到松北区王玉屯。街道上每隔十多米就有防疫宣传标语,街道上也贴有一些宣传海报。村内,路上行人屈指可数。记者看到,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正在街道上溜达,未戴口罩;一位70岁左右的老奶奶站在自家的大门口,也没有戴口罩。

随后记者发现,一位胸牌上标有“十户长”的中年男子正在街道上巡查。他看到有外人后,非常警觉地问记者从哪儿来。“从哈尔滨来。”听记者说完后,他说道:“怎么把你们放进来了。”然后再未询问,便驱车离开。

松北区万友村

记者吃了“闭门羹”

检查员认真负责

11时30分许,记者驱车赶往松北区万友村。但在002街道,万友村入口的疫情防控检查登记站,记者吃了“闭门羹”。

在检查站口,看到记者的车辆后,三名检查人员拦下车开始对记者询问。记者拿出证件表示想要进村采访,被检查员果断拒绝。“现在谁都不让进,区长来了都不好使。”一名检查员说。

记者再次表达了想要入村采访的请求,但对方仍然表示拒绝。虽然这里记者吃了“闭门羹”,但检查员认真负责,必须点个赞!

北京快乐8 棋牌游戏| 波克棋牌| 天天棋牌| 北京快3| 我爱小品网|